钨丝 · 品玩体验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

门宇阔 2018-01-05

  书柜里的书,用漂亮的装帧和背脊的印字,来展示着自己的厚重。也许它的主人不曾翻过几页,但摆在透明玻璃后,就有了面子,有了「藏」的感觉。

  跟书相比,杂志的内容往往较零碎,不成系统,它难以形成知识体系,也难以产生共鸣。可能正是这种零碎化,让杂志难登「大雅之堂」。

  书是挑着看的,但杂志不同,它是某月某天打开邮箱的惊喜,带着不确定性、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文字感染力,让人爱不释手。

  可很少有人会把一本杂志读两遍,于是在屋子的角落里,薄薄的杂志互相挤着,堆成了一座小山,颇有点现在阅后即焚的感觉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1

  聊起过去追过的某本刊物,虽不曾写过读书笔记,想不起某个特定的情结,记不清作者,但刊友们眼里都频频放光。这种默契是「读书人」里少有的,可能书看的多了,往往记不住;但落眼的杂志,始终那么几本。

  如今书店还在,报刊亭却不多见了,很多儿时看的杂志,要么停刊,要么数字化,早没有了当年的风采。

  书的数字化大约就是电子书,在手机或Kindle上阅读,没了白纸的感觉,但黑字依然,只是换了一个载体。杂志的数字化要更为棘手,如何在信息洪流中留存读者的注意力,如何以适当的形式呈现内容,如何找到正确的商业模式...

  很多杂志在探索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,这其中也包括了一本叫做《离线》的科技杂志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2

  逆流而上的《离线》为了在潮水中不被卷走,尝试了很多东西,却最终没能摆脱被卷走的命运。在《离线》停刊近一年的时间点,我们重新翻开这本杂志,分析它的数字化转型,思考它的意义。



  《离线》的前身是《1024》:一本科技文化类Mook。所谓Mook,可以理解成杂志书,它介于杂志(Magazine)和书(Book)之间,特色就是长文,一篇的字数可达到5000-10000字左右。

  《1024》做了1期,就停更了,后来有了《离线》,起初也是纯纸质,2016年变成线上。《离线》保留了《1024》的Mook属性,有深度,有漂亮的设计,又足够杂。

  就这样,不以纸张为载体的《离线》,开始了对于数字化的探索。

订阅会员制

  首先是订阅方式的不同,《离线》按周出版,按年付费,基础会员199元一年,高级会员600元。

  高级会员除了能收到每周电子版刊物外,还能享受双月刊纸质版,电子版用来浏览,纸质书用来珍藏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3

  这套体系有它的优势,通过会员制,离线团队就能根据订阅人数,做到按需印刷,便于控制成本。

  同时,电子版在分发速度上有很大优势,它规避了传统印刷厂赶工期、无法更改、送达速度慢等弊端,省去了复杂的出版流程,也能直接与读者建立联系,收集需求和反馈信息。  

  但《离线》并没有把这个模式玩好。《离线》没有App,它的订阅更像是盲订,每周以邮件的形式,发给读者一个epub文档。

  读者不可能对杂志内容有任何预判,这一方面带来了很多惊喜,另一方面,也会让读者变得无所适从。一年的杂志,如果只对其中几期话题感兴趣,那么199元包年的计划就没那么有吸引力。

  而很多电子杂志,比如《国家地理》,除了有不同的订阅方案,还配有单本单售的选择。读者如果对某期感兴趣,可以先预览,再决定是否购买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4

  另外,《离线》的技术架构做的也不够好:接入微信支付太晚,退订的程序繁琐,App的缺失也让epub的分类和打开方式成了难题。

  创始人李婷在《离线》停刊后曾有过这样的坦白:《离线》的基础设施,包括订阅机制、杂志的分发、付款等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完善,它直接导致了获取内容成本的上升,和用户体验的下降。

小众内容

  《离线》的编辑不多,原创的内容也很少。文章大多由外援来完成,其中一些是约稿,一些是从外网精选的译文。

  编辑部的成员则负责选题、找人、催稿、翻译等工作。这样一来,用最少的编辑团队,保证了文章的广度,又能通过各行业的学者,来增加文章的深度。

  这非常符合杂志的Mook属性,不同风格的文章混迹其中,又不乏精髓,对于每天沉溺于信息流的手机用户来说,《离线》俨然是对抗碎片化阅读的利器。

  《离线》虽说是一本科技杂志,却又有点anti-tech的感觉,它不去讨论技术本身,而更关注于技术对于社会和文化的影响,放大人的作用。这点从它的每期主题就可以看出:《禅、摩托车与技术崇拜》、《数字成瘾诊断报告》、《旧术犹新:19世纪惊奇技术手册》...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5

  此外,《离线》几乎不碰科技热点,它不关心苹果是不是发了新机,不在乎比特币暴涨了多少个百分点,或阿尔法狗如何把人虐的体无完肤。

  它宁愿花整整两期去聊1995年的《攻壳机动队》和赛博朋克,也不愿用几页篇幅介绍时下的新鲜玩意儿。

  《离线》的高级编辑傅风元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 

  “技术本身是性感的,我们感叹技术下放到商业的成功,技术给我们带来的魔法般的感受,以及那些我们趋之若鹜的承载技术的硬件。《离线》并不关注技术本身,它关注的更多的是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影响,技术的历史。如果说技术的革新偏商业,那么《离线》关注的一定是技术沉淀下来的文化。”

  轻原创、“反科技”、文化属性...这都是《离线》的特色,也是它在内容上的创新。

  但这种创新下隐藏了一些弊端:通常来讲,期刊发行的时间越短,就越具时效性,但离线主动放弃了这种优势。  

  转载+约稿的内容大多源于海外,这些文章在表达逻辑和叙述方式上,与国人的阅读习惯有隔阂,有点水土不服。加之主题的杂乱,让阅读的门槛变的更高,杂志的受众人群狭窄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视觉化

  《离线》最初的几期,有着强烈的视觉感染力,无论是颜色搭配、字体优化、嵌入式注解、图表设计等,都有各自在细节上的考量。

  它的排版本身就带着艺术范儿,同时又能配合主题和文风,把控好一篇长文的阅读节奏,以及逻辑上的连续性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6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7

  但作为数字媒体,离线做的又不够彻底。到了后期,《离线》的排版开始变得简洁,目之所及往往是大片的留白,图片都变得稀缺,只能在大片的段落中,起到视觉缓冲的作用,这让《离线》的阅读体验更偏向于书,而非杂志。

  而反观一些数字杂志,比如《环球银幕》,使用了全新的叙述方式:有声音、图像、视频、文字、超链接等元素,无所不用其极。它们构筑了内容的完整性,而点按的形式也更符合现代人对于电子产品的使用惯性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8

  就连《国家地理》,也内嵌了视频,还有文章的朗读模式,用抑扬顿挫的语音,让人们可以懒洋洋地瘫着,以「听书」的方式来了解内容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9

  相比之下,《离线》的交互仍是一成不变的翻页动作,脱不开传统纸书的形式。 

  从纸质书到数字化,《离线》本可以用更多的颜料进行创作,却只交出了一份黑白素描。这与Mook自身的局限性无关(前几期就证明了这一点),更多的是人员的分配和背后财力的支持。

  而无论是人力还是资本,《离线》始终都是一个独立杂志般的存在。

线上与线下

  既然叫了「离线」,何尝不提供实体的空间,激发读者线下的沟通和交流?《离线》也的确这样做了,它曾经举办了一期「离线未来大会」,邀请到了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、IPN创始人等大佬站台助兴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10

  离线还在不同的城市举办过线下「茶话会」,由高级订阅会员专享。人们除了听讲座,讨论主题外,还能交交朋友,呵呵酒,吃吃肉,何乐而不为。

  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11

  Issue Night是《离线》的一个线上栏目,每周特邀一个嘉宾,到微信端的「离线会员读者群」里做客。

  嘉宾们往往是文章作者或相关从业者,他们通过语音的方式,对当周杂志的主题进行解读和延伸。后来,《离线》把栏目搬到了「荔枝微课」里,让内容的梳理变的更加方便。

  在Issue Night的最后一期,离线团队建了一个叫《把离线交给你》的在线协作文档,大家在里面共同编辑,探讨离线的没落,表达对停刊的惋惜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12

  事实上,离线的微信群有非常高的活跃度,大家在群里交流吐槽,聊天的内容非常宽泛,每天的消息记录可达上百条。借助于这些热情的粉丝,《离线》还开了微店,卖卖纸质书、挂耳咖啡和主题海报。

  《离线》内容以外的服务提升了杂志的附加价值,它给用户带来了归属感,社交空间,甚至能满足「我看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」的虚荣心。  

  这些附加值,无形中提高了读者的满意度和留存量,也提高了收益,只可惜读者群的基数太少,不足以支撑杂志的日常开销。

离开

  做了46期后,《离线》下线了,在它不到1年的生命周期里,约有2000人注册,其中付费会员只有几百人(数据来自36Kr)。

  团队在告别信中写道:“一场关于会员订阅、微型出版、按需印刷、垂直社群的实验以失败告终。”这本纸质杂志的数字化转型并不成功,但它的的确确,摆出了拥抱互联网的姿态。

  一次失败,却值得借鉴的实验。

重翻《离线》:一本未完成的实验性杂志_pic13

  至于失败的原因,有人说《离线》的内容不具备稀缺性,有人说它没有做好互联网推广,有人说它的文风太过浮夸...

  我们并不试图去解答这个问题,毕竟,在这个时间,去探讨有关《离线》的一切似乎都无关紧要了。在信息洪流之下,没人会关心一本只活了一年的小杂志,除了那些少数为它驻足的人。

  就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,《离线》对于每个读者来说,也有不同的意义。而能让读者放下手机,眉头紧锁地读了一篇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文章,或又有了点启发,这大概就是《离线》的初衷吧。

  多年以后,当两个陌生人偶然聊起这本消失的杂志时,也许在他们的眼神里,也会流露出一种特别的默契。

  我们探讨与科技有关的产品和生活方式

  关注钨丝科技微信公众号(woosmarter),一起品玩智能产品,体验智慧生活

相关推荐
睡前关机真的能让手机得到休息吗?
莫名其妙加你微信的人到底是谁?
安卓用户的福音——拯救你越来越卡的安卓机!
高性价比轻薄本新物种 荣耀MagicBook首发评测
评论
我来说两句
抢沙发啦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200/200
取消